客服 头部菜单

吉祥猴网|你的模板就该与众不同 免费的模板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1月27日凌晨,年仅35岁的台湾演员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都市夜跑竞技秀《追俺吧》期间,奔跑中忽然喊“俺不行了”,接着减速倒地,抢救无效遗憾离开。从11月28日曝光的出事前几分钟综艺画面来看,镜头里已经明显看出有些体力不支。

    经纪人说他不久前刚刚为了新戏进组,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没有心脏方面的问题。事发当晚,“一点点感冒,就像平常人那样。”这一天对高以翔来说,也似乎只是寻常上班中很平常的一个告示。

    01、再见王沥川

    他的生活正充满奔头。热爱运动,打篮球,爱滑雪:事业上,他自己创业的时尚品牌正在运营,还有几部戏约在谈;生活中,有稳定女友,有一只名叫帝欧的爱犬。他憧憬过过结婚以后的生活:有三个小孩,一只狗。客厅里有壁炉,厨房里有长桌和整套的厨具。

    出事前一天

    在从台湾出发去宁波录节目之前,高以翔和”时尚F4“的另一名成员蓝钧天、吴建豪聚会,当时蓝钧天他们只是觉得他有点感冒。众人相约等忙好了上班,29日一起去参加知名前球星毛加恩和罗雯的婚礼。高以翔和郭雪芙是首席伴郎和伴娘。

    出事以后,蓝钧天在疯打了多通电话之后掉了眼泪。女儿莱莉问他:爸爸你为什么哭?蓝说:因为Godfrey(高以翔)叔叔去当天使了。天真的孩子又问:那Godfrey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准新娘罗雯发了一张高以翔滑雪图,对这位将缺席自己婚礼的伴郎说:“说好了一起滑雪,你还没教会俺们。”

    出事以后

    高以翔在台湾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长大。爷爷是台北市迪化街附近的地主,父亲是退休多年的米其林企业代理商,母亲年轻时是马来西亚观光小姐,高以翔在家排行老三,他还有两个哥哥,其中二哥高宇桥也是一名模特。出事后,70多岁的父母、哥哥和经济企业同事一起,赶往宁波。

    《追俺吧》的合约曝光之后,其中“自己负责后果”引发众怒。但经纪企业认为“现在讲这些已于事无补,以翔的个性,不会想要讨论这些。”

    现场观众讲述了他们眼前的这档节目:绕水池跑足有两公里,还要过机甲桥,最后还要从大楼外墙绳索跑上去再滑到另个大楼。“又不是专业的铁人三项运动员,明星们的身体都是有极限的……”

    那天参与节目录制的现场观众,并没有想到他们看的这一眼,便是最后一面。

    节目录制现场

    高以翔是在接近终点位置的花坛那里倒下的。节目设置中的素人能力者超越他之后,他在旁边花坛坐了下去。身体后仰。

    很快现场大屏幕被切掉,明星那边的小屏幕前,艺人黄景瑜发现高以翔眼睛不对劲,立刻往外冲:还拍?别拍了!救命啊!医生呢?医生!慌乱中,有粉丝拍到陈伟霆双手合十祈祷的背影,他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大喊“别吓俺醒醒啊兄弟!”

    有观众在社交互联网讲述当晚:现场有上班人员一遍又一遍的说“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要跑到微博,朋友圈乱说。你们签了合同,填了信息,俺们是可以找到你们的。”

    一位叫可儿的现场观众说,“这将是俺永远的心理阴影”。因为在上一次的节目录制中(这个月17日),观众看到嘉宾宋雨琦也是喘不过气了直接躺在地上,半天缓不过来。吸氧之后,过了很久回到了舞台上。所以高以翔这次,观众还以为会跟上次一样没什么大事。

    后台传来了女生崩溃的哭声,接着有其它男嘉宾被助理背了下去。上班人员大包小包离开。主持人华少颤抖着声音回到台上,鞠躬向观众致歉,宣布终止录制。

    一些遗憾

    比可儿更遗憾的,是现场另一位懂急救CPR的医学生。他觉得自己当时有能力去挽救倒在舞台上的人。但是出于对节目组的信任没有站出来。后悔自己在那个瞬间丧失了一个医学生该有的基本素质。现在这个结局心里难受,有愧疚感。

    高以翔模特出身,因主演《遇见王沥川》中的王沥川而被观众认识。他最近接了警匪片,正准备进组。他的上班伙伴说“虽然动作片很累,但老高肯定会玩的很开心,因为要去打击坏蛋。”

    他喜欢小动物,招猫逗狗,爱逛宠物展。拍广告的时候,丝毫不介意猫猫狗狗踩在自己的鞋子上。他跟狗狗坐在一起,经纪人may说他俩好像兄弟。因为上班参观宠物零食工厂的时候,还不好意思的问,能不能带一些小肉干回去给自己的小狗。

    他喜欢咖啡。在片场给剧组同事做手磨咖啡;合影的时候,身高195的他会主动调整站姿,迁就大家的身高。在《怪你过分美丽》的杀青宴上,他微笑着跟大家拥抱作别,并把自己创业品牌的帆布包,亲手送给了每一个拥抱过的人。

    有观众说他最终没有走出王沥川。只是现在他不会老了。

     “这里睡着王沥川,生于瑞士,学于美国,爱上了一个中国女孩,所以死在中国。 ”                                                                                                                                 

    ——《遇见王沥川》

    02、双11前夜他离开,无人知晓

    2019年11月10日,Nude衣架的设计师沈文蛟倒在了双11前夜,是熬夜导致的猝然离开。每当这样不幸的事情发生时,设计师们都会惊愕、叹息、感慨,然后继续熬夜加班。

    沈文蛟是德国红点Best of the best至尊大奖得主,这个奖素有设计界的奥斯卡之称,是设计师的无上荣誉。

    7年前,沈文蛟从奥美创意总监的位置上离开,创办了自己的设计上班室“一般上班室”。想借此对中国传统手艺进行再挖掘、再设计、再发扬。

    得奖的那款产品nude衣帽架,只有6根木棍组成。6根没有螺丝、胶水、金属链的产品,足足花了2年零2个月才设计完成。从设计图纸到第一个样品,花了10个月。从样品到产品原型,又花了8个月。

    拿奖以后

    为了做出完美的比例和结构,花了几个月反复调细节;因为生产要求太多,遭到了代工厂家的拒绝,最后自己咬咬牙投资了生产线。终于把打孔的误差从3毫米减小到了1毫米。

    量产之后的小小的衣帽架,很快在行业里掀起旋风。拿下设计界奥斯卡的德国至尊红点设计奖,被红点博物馆永久收藏,登陆意大利米兰家具展主场,获得淘宝最佳工艺美学奖,拿到了国家专利局专利,还入驻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行销售全球14个国家和地区。美好画卷仿佛正在慢慢展开。

    然而破产和清算来得比想象中还快。

    原因是他们很快就被抄袭了。就是这个小小的衣架,走红之后,山寨款在淘宝上最多时出现了288家。这款产品一年销售额高达8000万,可惜只有1%属于正品。

    “这就是中国市场的魔幻,并不是你拿出一款呕心沥血的好产品,就一定能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许多以客户之名找上来的需求变多,但是转身这些“客户”店里就有了复刻版的沈文蛟作品。他的衣架只有六根木棍,三长三短。这类原创,只要公开一张图片,就没有任何制造壁垒了。

    被偷走的知识产权

    除了靠知识产权保护,没有任何生路。但是,偷知识产权,基本是没人管的。这个衣架,如果你从卖家店里偷一个回家,很可能被抓。但你偷设计,造出来卖,风险微乎其微。但对于维权的人来说,维权成本是极高的。

    对于沈文蛟团队来说,nude衣帽架销量占团队收入的8成以上。盗版作品出来以后,正版衣帽架的销量跌到谷底,仓库囤积了大量库存,生产线几近崩溃,一线工人面临失业。

    为了捍卫自己的原创版权,沈文蛟多方沟通维权,不仅收效甚微,还给自己带来了大量威胁和谩骂。他曾经在微信发文指责名创优品旗下某家居品牌广州奥体店以及网店抄袭他们的产品:“俺们没有签署代理协议,更没有供货给你们!这分明是赤裸裸的山寨!!“

    原创已死

    2017年9月,实在撑不下去,决定清仓、关店、解散团队的沈文蛟,绝望的发出一篇名为《原创已死》的文章,文中细数了自己的原创,被侵权,维权无果种种无奈。公众对原创的支持带来了巨大的关注,因此获得了风投的青睐,给了可以渡过难关的资金支持;

    沈文蛟和他的团队得以有机会继续开发新的SKU,他们在国际上频频获奖。但山寨对原创的抄袭,并没有停止。即便现在,你搜索“nude衣帽架”,还是会有几十家盗版在线,而且全面覆盖某宝,某鱼,某东等电商平台。

    ”有次沈文蛟看到有剧组买了盗版衣帽架做道具,宽容的说他们“中招了”,“需要nude衣帽架做道具请联系俺,免费”。

    倒在双十一前夜

    不久前,他和他的团队正在德国柏林领奖,这次获奖的不是产品,而是他团队的店铺设计。在PIY的店里,没有一件成型的家具,有的只是各式像乐高一样的零件,用户发挥想象和创意,自行拼装就行。

    只可惜,这个一直致力于为原创设计师维权的顶级设计师,没有办法陪着他亲手创办的品牌走下去了。

    双十一前夕,忽然就传出沈文蛟猝然离开的消息。

    第二天,就是双十一。所有的流量和关注都去了那样一场全民狂欢。沈文蛟的一位设计同行说,“有感于沈先生的离开,他的离开和知识产权甚至不会成为一个微博的热门话题。”

    “因为俺们已经麻木了。”

    衣架还在购物车里,设计师就离开了。这太让人伤心了。

                                                                                                                    —— 微博网友美少羽

    03、东棉花胡同39号院风云人物

    2019年9月3日凌晨,首都人艺导演班赞突发心源性疾病过世,当晚他本应出现在话剧《玩家》的舞台。他的同事杨明鑫临时接棒,代替班赞完成了他在剧中的角色。

    谢幕时,所有演员都眼眶红着,绷不住无声哭了。最后,全体演员向观众深鞠一躬。什么也没说,幕就合上了。

    并没有观众想象中的谢幕追悼会,也没有任何演员去提及;这可能就是人艺的演员,把最好的表演状态呈现给观众。戏外之事,留给戏外。

    39号院风云人物

    班赞毕业于中戏,读书时人缘极好,是公认的东棉花胡同39号院的风云人物。他这些年的上班重心都在戏剧舞台上。曾获第五届国际戏剧学院奖最佳主角获奖者,2015年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男演员提名。

    曾参演《天下第一楼》、《茶馆》、《玩家》、《赵氏孤儿》、《白鹿原》、《万家灯火》、《哗变》、等作品;导演的《朦胧中所见的生活》《西林作品三则》《一些契诃夫的小戏》等剧,以及前不久推出的小剧场作品《老式喜剧》都备受好评。

    观众眼中

    在观众眼中,不经意什么时候,就看到从一个舞台角落里,背着手懒懒踱出来一个笑容满面的胖子,然后你眼神就离不开他了…

    他是《团圆饭》里的包子铺老板,虽然把小梅养大的,小梅的兄弟姐妹想赎身,但是一直想要钱,最后也没要,搬走了。他是《传奇大掌柜》里的曾师傅,日本人逼他把一道菜的菜谱交出了,他宁可把手放油锅里也不交。

    台词、肢体语言的表现都把握得很好,整个表演有一种游刃有余的娴熟感,是一个真正有好表演的演员。 

    并非毫无征兆

    9月3日凌晨,班赞的人艺同事冯远征、梁丹妮两口子第一时间接到噩耗,两个人急急地赶到中日友好医院,已是和他阴阳两隔了。前一天他们小团队还在一起谈论上班中方方面面的事情,展望未来。

    前两天还看见班赞在朋友圈里感叹生命无常,如今被感叹的人就变成他了。

    班赞的突发疾病并非毫无征兆,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7月,由班赞导演,李幼斌、史兰芽夫妇演出的小剧场话剧《老式喜剧》演出现场。最后谢幕时,班赞是由李幼斌用轮椅推着出来谢幕的,应该是当时就已经感到身体不适了。 

    班赞导演作品《老式喜剧》剧照

    中戏“班赞炒饭”的故事

    1999年,新生李光洁第一次走进首都东棉花胡同——中央戏剧学院的门口,忐忑寻找报名入口的时候,得到了一位骑着自行车的、胖乎乎的、长得显老的年轻人的帮忙。

    李光洁以为这是本校老师,没想转身在班里又见到了他。这个人叫班赞,连续考了3年中戏,终于在第四年入学了。

    “戏很好,人也很好,浑身上下散发着活力,好像全校上下都是他的朋友。”班赞很快被中戏99表演班推选为班长,人称“老班”。

    中戏食堂有个可以卖盖浇饭炒饭米线的小窗口。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师傅就可以有定制版。有次班赞端着大勺从厨房出来,自豪的跟同学说这叫班赞炒饭——其实就是青菜蘑菇炒饭。

    毕业多年以后,中戏食堂菜谱上还有一道主食叫“班赞炒饭”。

    他的小黄车和小摩托

    班赞显然不是那种偶像型的演员,但他却能凭借精准细腻的演技让观众记住他。最早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他演的“吴胖子”非常生动,一举一动充满了戏感。后来在电影《十二公民》里,十二公民里班赞演了一个考了两次法学院的河南籍大学“保安”,惟妙惟肖,大大增强了影片的质感。

    班赞读书时骑个黄色小自行车,毕业后换成了一台小摩托。有一年他得了中戏学院奖,李光洁和陈思诚给他颁奖。他骑着电动车演出完气喘吁吁的赶过去,冲到舞台上紧紧的抱住他的两位同学。

    班赞去人艺是中戏罗锦鳞老师推荐的。因为读书期间,他在《晚餐》中表现出的表演才能,给罗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像师生之间、同学之间互相提携和帮忙,是中戏的传统。

    2016年夏天,班赞把自己的同门师弟LY推荐到人艺,主演自己执导的话剧《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整个夏天班赞都骑着小摩托车,带着小师弟穿梭在人艺附近的大小胡同找饭馆。

    那一年年底,演员LY做了《一些契诃夫的小戏》出品人,班赞是导演。期间因为某一轮的演出产生了分歧和争执; 联系就少了。LY想着找机会去跟班赞和嫂子赔个不是,但是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传来了坏消息。想道歉的人没有机会了。

    爽约的荞麦酒和坨坨肉

    11月21日,大凉山国际戏剧节上,班赞的代表作《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在邛海剧场上演。班赞爽约了。

    该剧的主创人员表示,希望用高质量演出缅怀班赞。“剧场的上班烦慢,复杂。希望同行们可以注意身体,珍惜当下。”之前一起合作过的上班伙伴李亭风语说,“你仍然和俺们一起喝荞麦酒吃坨坨肉”。

    而对于不关注戏剧也不熟悉班赞的普通大众来说,人们在社交互联网和搜索引擎搜一下“班赞”两个字,出来最多的可能是,泰国班赞海鲜市场。

    俺就是愿意上台,舞台上的规矩、创作方法、怎么跟观众交流,都是从小角色一步一步来的,别大角色不给你,小角色你还不愿演,那是没本事。”

                                                                                                                                      —— 班赞

    写在最后的话

    三个非常优秀的年轻艺术家倒在了上班岗位上。一位是高以翔,一位是沈文蛟,另一位是班赞。互联网上会喧哗一阵儿,接着一切将会像潮水一样退去。

    可能有时候你会觉得特别不真实,感觉吴胖子还是在那扇窗户那里和刘庄主逗贫,感觉看《再见王沥川》还是前一天的事,可能你的家里或者你喜欢的某个咖啡馆,还摆着Nude衣帽架呢。

    某一瞬,你可能挺喜欢他们的某个角色或某个作品的。但忽然一切都定格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

    谢谢他们带给俺们的作品。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百变模板”了解更多职场那些事
    责权声明:本文所表述观点仅代表作者或发布者观点,与jxhou.com无关 . 转载请注明来源:
尾部网站相关